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限制访问,文件加密软件可以有多大能耐?

2021年06月02日 11:55

导读:治理数据安全问题,时不我待!根据Ponemon研究所的报告,可以发现超过一半的单位都经历过由第三方造成的数据泄露,同时,超过70%的企业自认为给予第三方的访问特权过多。如今由于人为因素造成数据泄露的事件比比皆是,想要消除数据安全隐患,除了彼此订立保密协议之外,还可以通过部署文件加密软件落实数据防泄漏措施。


多数企业都认为自身的数据不会那么容易泄露,因此对于第三方访问的管控力度也就差强人意了,但根据调查,近一半的企业都在经历漏洞导致数据泄露的问题。早前REvil黑客组织团伙从苹果代工厂窃取苹果最新产品设计图,并以此为要挟索要“赎金”,该事件再一次敲响了企业对于第三方访问权限管控的警钟。事实上,超过半数的企业在第三方访问敏感和机密信息之前,都没有采取应答措施,对于第三方的访问安全和隐私做法不甚在意,既然企业员工对于第三方的访问疲于应对,那么又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让服务器自己审核敏感的操作行为?又有哪些好用的加密软件呢?


事实上,目前市场上好用的加密软件,除了对企事业重要文档、核心数据进行加密处理以外,还能够实现应用服务器数据的安全保护。根据了解,国内某知名重卡品牌企业通过我们的防泄漏系统与公司内部的 ERP 等应用服务器的无缝整合,做到上传解密、下载加密,有效保障了应用服务器上的数据安全。在安装了我们的数据防泄漏系统之后,该企业在应用准入上的条件变得严苛,系统会对访问来源进行审核,一旦发现来源并没有安装相同的防泄密系统,就会将其认定为不可信任的访客,在这种情况下终端将无法正常访问受控应用服务器,即便是受信任的访问来源,企业方面也可以通过对在线阅读的网页内容进行安全设置,如禁止截屏、禁止复制等等,保障数据的安全性;防泄密系统还会对客户端访问应用服务器进行绑定连接,有效控制因为仿冒服务器而造成的数据泄密。


根据IBM和Ponemon Institute 2020年数据泄露成本报告显示,超过50%的数据泄露是由恶意外部人员造成的,另有超过20%是由系统故障和攻击造成的。在数据安全隐患难以彻底消除、数据成为核心生产资料的时代,好用的加密软件能为数据安全治理事业添砖加瓦,不是很好?


相关推荐

天禧运营客户案例:室友拿到offer那晚,我想退出宿舍群

编辑搜图

2020年12月29日 14:12

QQ音乐插播听歌广告,我却不想作出谴责

本篇文章3315字,读完约9分钟如果你不是QQ音乐的付费会员,昨天的更新恐怕会让你难以接受:有用户发现,从昨天开始,QQ音乐会在你听歌的间隙,自动插入15秒左右的语音广告,甚至部分会员也声称,在歌曲切换的时候听到了广告。QQ音乐的这一做法,严重伤害到了用户体验。但在愤慨之余我们也要思考:坐拥全球第三多付费用户的QQ音乐,为何还如此“缺钱”?QQ音乐的付费天花板QQ音乐的背后,是音乐巨头腾讯音乐集团,他旗下的QQ、酷我和搜狗音乐的市占率加起来超过了70%。从腾讯音乐的财报内,我们也很难看出它短期有“缺钱”的迹象:2019年,腾讯音乐全年营业利润46亿,较2018年翻了一倍,付费用户达到了4000万,同比增长50%,数量达到了全球第三,这份成绩可谓相当亮眼。当我们仔细研究这份成绩单,会发现腾讯音乐收入的大头并不是在线上音乐,而是社交娱乐。社交娱乐版块的业务利润,要比在线音乐高出一倍还多,社交娱乐的利润份额从腾讯音乐上市起,就一直盘旋在70%。“社交娱乐”为何物?它的营收主体就是《全民K歌》,根据腾讯的统计,在线音乐用户的ARPPU(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为9.4元,而《全民K歌》直播用户的ARPPU为111.1元,一个直播用户创造的收益比10个音乐会员还要多,腾讯音乐实际上是披着音乐外衣的直播平台。腾讯音乐的“全球第三大付费平台”完全是建立在基数大的基础上,全球在线音乐第一名是Spotify,月活跃用户数是2.86亿,而腾讯音乐一季度的MAU为6.57亿,远超Spotify。不过Spotify的付费用户有1.3亿,付费率为45%,而腾讯音乐仅有6.2%,这还是不断爬升的结果,如何提高用户付费率,一直是腾讯音乐在财报会议上强调的重点。但从目前来看,腾讯音乐也难以通过新的独家版权来吸引用户,根据国际唱片协会的统计,中国96%的音乐消费者收听的是正版音乐,远高于74%的国际平均水平,向版权进行加码的边际效益已经不高。如今我们在收听到的绝大部分头部音乐,腾讯都是独家版权,其他音乐平台往往要向腾讯缴纳版权分销费用。但就算有了版权分销的收入,腾讯音乐也曾表示,订阅收费的增长比不过腾讯在版权内容上的投入。那么全球第一的Spotify,又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Spotify的成功——欧美用户也喜欢“白嫖”其实QQ音乐“插播”广告的行为,恐怕就是参考自Spotify的非会员广告策略,不过Spotify的营收模式要比腾讯纯粹很多。根据Spotify2019年财报显示,它的主要盈利途径就是音乐订阅和广告,其中订阅收费占据了Spotify营收的90%。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仰仗于欧美成熟的付费音乐市场,但请注意,直到去年三季度为止,Spotify依然还是亏损状态,订阅收费和版权支付的平衡危机,也在Spotify上发生过。和腾讯不同,Spotify基本没有想过直播这回事,它在去年才刚开始自己的博客业务,之前一直是仰仗于付费用户的订阅收入。从锋科技来看,Spotify的成功来自于以下几点:曲库、免费服务、低价策略、以及音乐的社区化战略。曲库的优势自不必说,Spotify初期就在曲库的投入上不惜血本,所以它能在2008年就迅速成长。但“免费”曲库是Spotify脱颖而出的直接原因,Spotify看到了流媒体时代的“增量换钱”定律,用完全免费+插播广告的特性吸引用户入坑,在Spotify之前,用户根本不可能免费收听正版。不仅Spotify,目前全球第二大的付费平台AppleMusic也是看中了欧美用户对于免费的敏感度,才大胆推出3—6个月的免费周期,换来了用户的爆发增长。如果说免费是Spotify初期崛起的战略,那么带领它走向盈利的则是种类繁多的版权套餐。Spotify为家庭、学生、以及不同地区都设置了不一样的版权套餐。从Spotify的财报中可以看到,2020年Spotify用户的ARPPU相比2008年下降了一半,但换来了每季度3000万人的新增付费用户量。除此之外,Spotify的社区运营模式也相当成功,据Spotify公布的数据,大多数用户都会在离开Spotify的70天内回归音乐社区,社交共享是Spotify战略中的重中之重。Spotify从音乐人、资深专家入手吸引初始用户,再鼓励用户通过社交推荐来建立社区信任,并通过严格的质量把关塑造社区生态。这也是为何网易云如此让人留恋的原因,而腾讯将社交功能拆分到了音乐直播,放大了社区用户的疏离感。当然,Spotify的发展也有着不少问题,首先就是ARPPU的减少让部分敏感的欧美音乐人觉得作品被贱卖,Spotify也没有真正解决独立音乐人的生存问题。过分倚仗付费用户也是Spotify的痛点,他们也谋求通过博客等社交途径来扩大营收矩阵。我们可以看出,Spotify的成功并非不可复制,腾讯也拥有着低价格战略、曲库等优势,而双方风评的截然不同,恰恰是我国音乐市场不成熟的一个写照。Spotify和腾讯音乐互为围城,双方都想从对方的商业模式中找到出路。插播广告真的怪腾讯吗?相信看完Spotify的崛起之路,我们可能会相当震惊:腾讯在免费用户上投放插播广告,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战略思维。并且和阅文事件不同,音乐人不良的生存状况,主要责任依然在分成不合理的唱片公司身上。锋科技并不是想为腾讯音乐辩解——未经用户允许插播广告的行为,依然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但中国的音乐付费观念仍然需要普及也是事实,8元的月费会员比Spotify针对菲律宾推出的地区价还便宜了一半左右。插播广告与其说是“想钱想疯了”,不如说是中国音乐流媒体在“免费收听”之后,迟早要步入下一阶段的写照。这次用户对于QQ音乐的愤怒,实际上是在指向腾讯音乐对音乐社交的冷漠和功利——杂乱的界面、无处不在的软广、“放养”的用户体验,腾讯的“泛娱乐”战略无孔不入,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而插播广告就是点燃这箱火药桶的一束火花。作为AppleMusic的忠实用户,锋科技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苹果对于音乐社区的小心翼翼,乔布斯就是披头士和滚石的资深音乐迷,苹果从iTunes时代就开始每年举办一场演唱会。做音乐App就要首先爱音乐,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在QQ音乐中,免费用户恐怕很难感受到这一点。目前,QQ音乐也在尝试进行多层级付费,开展了学生优惠、好友赠送、手机套餐赠会员等活动。锋科技认为,与其增加花花绿绿的竖版弹幕广告引发用户群体的体验争议,不如将重心回归用户,从艾瑞咨询的数据和Spotify的财报可以看出,用户付费的体量依然比广告和版权运作的费用大很多,QQ完全可以舍弃一部分广告投入,来提升用户对腾讯音乐社区的忠诚度。此番QQ音乐广告风波,究竟是我国音乐付费走向成熟过程中的插曲,还是用户体验被压榨到极致的反击?恐怕只有腾讯音乐自己才知道了。

2020年05月27日 13:45

房屋长期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5月21日 11:21